搜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综合 >

从接送医护到义务建方舱 从转运病患到以身试疫苗 志愿者向亚飞的N种抗疫角色

admin 发表于 2020-04-21 20:24 | 查看: | 回复:

从接送医护到义务建方舱 从转运病患到以身试疫苗 志愿者向亚飞的N种抗疫角色

向亚飞开救护车转运病患

从接送医护到义务建方舱 从转运病患到以身试疫苗 志愿者向亚飞的N种抗疫角色

成为新冠疫苗首批志愿者

从接送医护到义务建方舱 从转运病患到以身试疫苗 志愿者向亚飞的N种抗疫角色

组团为湖北滞销农产品吆喝

□楚天都市报记者 满达

疫情之前,向亚飞是餐饮店老板,在武汉东湖边经营着一处土家餐馆。疫情发生后,这个巴东小伙扮演的角色越来越丰富:接送医护人员的摆渡人、参建方舱医院的工人、转运上百名患者的救护车司机、首批以身试疫苗的勇士……如今,他又组织了一个团队,为滞销的湖北农产品吆喝带货。

“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,总要为它做点什么。”向亚飞说,无论角色如何变化,他都有一个不变的身份,那就是志愿者

从“摆渡人”到方舱建设者

如果没有这次疫情,向亚飞会和往年一样,赶回巴东老家陪父母过春节。他今年30岁,从事餐饮业多年,2016年在东湖边开了一家土家菜馆。春节前后,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。但无论再忙,陪家人过年是他雷打不动的计划,店铺交由合作伙伴打理。

疫情改变了一切。1月23日,武汉全面封锁离汉通道,向亚飞留在了这里。武汉市区公共交通停止,一些医护人员上下班成了问题。许多私家车主自发组织起来,开车接送医护人员。

“一个人呆在武汉,总要做点什么。”向亚飞说。于是朋友将他拉入一个微信群,只要有医护人员在群里发出乘车需求,他接单后就会赶去指定地点。没有防护服,戴着普通的医用口罩,向亚飞每天上午出门晚上回家,跑遍武汉市大大小小的医院,每天接送二三十名医护人员。

一个星期后,武汉开始建方舱医院,招募大量青年志愿者,向亚飞立刻赶去义务建设方舱医院。

在洪山体育馆,向亚飞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拆除馆内设施、铺设床架,用最短的时间搭建生命方舱。接着,他又转战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,为那里的隔离点安装设施。

火线上岗化身救护车司机

建完方舱医院,向亚飞的脚步并未停歇。2月上旬,因为此前做过登记,有人打电话问他能否开救护车。原来,有一批捐赠的救护车被分配给梨园医院,但缺司机。“有没有防护服?车上有没有医护人员?”向亚飞只问了两个问题,得到肯定答复后就报名了。

当天下午他就赶到汉口北,将救护车开到了医院附近的隔离酒店。第二天,他就火线上岗了。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,向亚飞感觉像穿上了军装,有一种使命感,“我是去救人的”。

第一次接病人,是去磨山附近的社区。向亚飞开车到了那边,由当地社区医务人员引导病人上车。“两个中年男子,还有一个婆婆。”向亚飞说,病人看起来无精打采,不停咳嗽。他打开车门示意他们上车,不敢多说话。到医院后,病人做完核酸检测和CT,向亚飞又将他们挨个送到转诊指定的医院。

第一天,向亚飞转运了8名病人。回到酒店外的消毒区,脱下防护服后,他把全身喷了三遍消毒液。刚开始几天,他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,后来才慢慢克服了心中的恐惧。

在向亚飞接触过的病人中,一位80多岁的婆婆令他难以释怀。2月中旬,一辆私家车将这个婆婆送到医院后就离开了。婆婆没有力气走动,不停掉眼泪。向亚飞和另一名工作人员找来轮椅,送婆婆去做核酸检测、拍CT,最终确诊。因病情严重,婆婆意识模糊,他们又用轮椅将婆婆送到ICU病房。

因为暂时联系不上婆婆的家人,护士有事就联系向亚飞。老人需要尿不湿等生活用品,向亚飞就帮着采购。到第四天,向亚飞向护士问起婆婆的病情,护士说婆婆可以吃些流食。当晚,向亚飞特地给婆婆熬了粥。第二天上午,当他把粥送到医院,护士说婆婆已经去世了,他难过极了。

见过了生死,向亚飞觉得自己能够做的只有不停努力转运病人,将生的希望带给更多人。

一个半月后,随着新增病人的减少,向亚飞告别了救护车司机的岗位。

成为首批以身试疫苗的勇士

3月15日,有朋友打来电话,说军事医学专家陈薇院士团队研发重组新冠疫苗招募首批志愿者,问他是否愿意参加,向亚飞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“因为,我们太需要这个疫苗了。”向亚飞说,但挂掉电话后,他又有些后悔,担心注射疫苗会有风险。第二天早上,向亚飞接到了体检通知,下午就赶到东湖磨山附近的武汉特勤疗养中心体检,正好碰上了陈薇院士。陈薇院士的一番科普,彻底打消了向亚飞的疑虑。

“原来这个疫苗是以腺病毒为载体,早在2月29日,陈薇院士团队就已经注射过了,没有出现问题。”向亚飞说,他成为006号志愿者,经过严格的体检,3月19日接种疫苗,开始在疗养中心隔离观察14天。

其间,除了体温升到了37.3℃,向亚飞没有其它不适,除了通过手机跟朋友保持联系,还在房内跑步、做俯卧撑打发时光。伙食也特别丰盛,有小龙虾、甲鱼,能提高免疫力。

这件事,向亚飞并没有对父母说起。后来老家有人在朋友圈转发关于志愿者的报道,父母从配图中才认出了儿子。“起初当然很担心,我解释没有危险,他们才稍稍放心。”向亚飞说,其实去开救护车接送病人,他也没跟父母说,“好在父母知道后,挺理解支持我的。”

4月2日,14天隔离期满,向亚飞离开了疗养中心。在得知陈薇院士团队招募第二期志愿者后,向亚飞转发了这一消息。他的朋友周辉等人报名,并于4月12日接种了疫苗。

“亚飞都没事,我第二期接种更没啥好担心的。战胜病毒,我能出一份力,值得!”周辉说。

如今义务为湖北农户吆喝带货

所有的志愿服务都是义务免费。在这段特别的日子里,向亚飞结识了许多热心公益的热血青年,比如接种疫苗的志愿者朱傲冰、靳官萍等。结束隔离观察后,向亚飞觉得,疫情尚未结束,他还得做些什么。于是,他组建了一个志愿者团队,旨在为因疫情滞销的湖北农产品打开销路。

随机推荐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pc蛋蛋公众号群 版权所有

回顶部